当“贵”遇上“权”

作者:  审核:admin 来源:校园文学 发布时间:2011-10-19 阅读次数:3530

楔子

    小时候的一句戏言,你会放在心上麽?

    其实,我清楚地记得,那个晴朗的午后,在金色的阳光下,我混着泥巴的小手和他温柔又灿烂的笑脸。


    生活中,有一类人活的没有自我,可他们依然阳光地笑着。

    在这一类人中,有人习惯选择承受,有人喜欢选择承受,也有的选择反抗。


    平凡就是幸福麽?

    反抗,就真的是你所想要的麽?

    接受,就真的不会是心甘情愿的麽?

    什么是爱?

    什么算幸福?

    是生死相随还是不离不弃?

    蓦然回首才会发现,爱或许就是……

 

    钱同学,他的爱永远只有百分之七十,不过这已是他能给出的全部。

    修少爷,他的游戏向来都是他按start,他喊out,可是这次呢?

    韩洋,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?没有回报的付出会是永远麽?

    最后他问她:如果这都不算爱,那什么才算呢?


    是啊,那什么才算呢?

   
当“贵”遇上“权” 正文 第一章 我是顾颜
    故事就从高三的欢乐时光开始了。

    我,顾颜是一个快乐无忧,大大咧咧,普普通通的高三理科班女生。不爱打扮,懒得梳头,上课写作业,回家看电视。

    “不爱打扮”是因为没时间,没时间啊!时间都用来睡了。

    “懒得梳头”这主要是被学校害的,开始时并非我本意,后来我只是习惯了而已。有句话不是说的好麽,当你不能改变生活时,那就试着为生活儿改变吧。

    上高中后女生不让留长发,所以我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就没了,不过没关系,现在不正流行梁咏琪的《短发》呢麽?咱这也是跟上了潮流,与时俱进了。不仅省了梳头的麻烦,还赶上了时髦的尾巴,一举两得啊。

    “上课写作业”就是为了回家能更及时的看电视啊!

    要说这有什么是不普通的,那也就是因为班中女生少,我姑且当上了班花。

    “在玩儿一盘儿吧,好不好?~别收啊!”我用极渴望的眼神望着坐在我后排的刘峰,恳求他再跟自己下一盘儿五子棋。

    “玩什么玩啊!到时候,又是你物理考128,我考58!不玩了,这就是天下第一残局!”

    “我又不是故意的!平时还不都是我问你问题啊,难道还是假的不成啊?!谁知道考试的时候居然就会了!”

    我是说的都是真的,绝没有半点骗刘峰。我不是那种在学校装作不努力,而回家能拼命学习到两三点的好学生。

    高三的学习是很辛苦的,为了不把身体搞垮,我的作息时间是很规律的。每天晚上九点四十睡觉,早上七点起床。由于,平时学习太辛苦,所以,周末是用来补觉的。

    为什么这么规律?因为每天晚上,七点四十五分有电视剧还是两集连播,播完刚好是九点半,我用十分钟洗漱,然后就可以美美地去睡觉了。我们学校早上七点半上早自习,我为了保证我的睡眠充足,从而能更好的学习老师所教导的知识,所以,一般我都是不吃早饭就骑车向学校飞奔了。但即便是这样,我偶尔还是会迟到一下,或者有时上课了还得回家一趟,因为走的太急,忘了带书包了。

    高三的每一天,我几乎都是这么充实而开心的渡过的。

    直到,我发现周围的女生有了男朋友,附近的男生有了女朋友,才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儿那么与众不同,那就是我还是光棍儿一个呢!

    所以我大喊:“我要早恋!”

    好友不屑地说:“你已经晚了!”

    我郁闷。好吧,其实这没赶上早恋的队伍,主要也是我个人的原因造成的,赖不得别人,自作自受吧。

    哎,怀念当初在初中时,还是隔三差五的有个小男生来递个情书,送个小礼物什么的。

    不过,由于本人自身缺陷,把这些大好机会都给毁了。

    据可靠人士说,我的叛逆期比别人来的晚一些。

    意思是,别人在小学时候才画什么“三八界”啊,男生女生视如水火啊,我这人到初中才反映出来。于是乎,我把信该撕的撕,把礼物该扔的扔。直到,我其中一个好朋友奉劝我,说我再这样下去,小心被人泼硫酸!泼硫酸啊!什么概念!那会儿,咱可刚学化学,那东西可不是能往人身上泼的,更别说脸上了。虽说咱没有闭月羞花的美貌,可咱长成这样也是不容易的,就这么给毁了的话,我怎么对得起我的爹娘啊!然后,我就收敛了,惹不起咱就躲呗。就这样,我初中就安安稳稳平平安安的渡过了,只是烙下了这怕被人泼硫酸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 其实,我也不需要什么爱情,我觉得友情就够使。男朋友做什么用?不就是陪着女朋友的麽?这活好朋友不也能做麽?像我想逛街照样有人陪,想出去玩照样有人一起去,即便觉得自己一个人去厕所无聊,都可以拽上死党陪着蹲坑儿去!不说别的,就这点,这男朋友就还不如好朋友实惠呢!

    所以我也就安于现状,不急了。正好一人儿踏踏实实地享受这美妙的高三时光。

   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,缘,真的是妙不可言……

    “颜,你的会考号是多少啊?”死党琪琪问我。

[上一篇]:拉里·埃里森